林夕茉💕

枕酒漱石:

这顾家,就剩他一个人了。
这大梁,就剩下他一个又瞎又聋却可以镇守边疆的安定候了。

世人皆以他为依仗,谁又可怜他一身病骨?

跳跳糖跳跳:

“生了生了!”消毒液混着血腥味,助产士孚沙的呼声响遍整个手术室。

“男孩女孩?”坐在一旁的跳跳糖猛的站了起来,扑向产床。

“是杰园本!”

顿时围在旁边的众画手文手抱头痛哭,产房中一边欣慰的抽泣和压抑不住的笑声。

“好,特典就交给我们了!”江团和某瑞君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满是泪痕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

“九月中旬预售,大概十月就可以发货了吧!”阁子正忙着用手帕擦拭热泪。

“是的——这会是一个健康的孩子!”鹨槿展开为孩子特意绘制的封面,“来,穿上新衣,从今天起你就是杰园圈的好孩子了!”

杰园本睁开眼睛看看围着自己的爸爸妈妈们,嘤嘤的哭声停了下来,只见它稚嫩的身躯颤了颤,肚皮上缓缓浮现出了几个单词:Ain't Nothin' But…

不扯了。参与的第一本杰园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了这最后的阶段,想想还有些不舍得。辛苦参本的文手太太以及画手太太们,圈子不大,能够聚在一起齐心协力出一个本真的是缘分。但愿将来还有合作的机会,感谢你们包容我这个不成熟的策划。也感谢愿意入手我们这本本子的读者们,制作组向你们致以真诚的谢意!最后提醒一句特典是限定销售量前百分之二十,先到先得哦!

【注意】淘宝预售为全款预售,链接会在特典制作完成后放出。

参与人员:

文: @Retell  @宋荣子这个ID我占定了  @小鱼  @Apple  @咸鱼团子  @Phalloidin  @七奉一  @跳跳糖跳跳  @墨梅芜音言司歌雪  @吹爆奈布的雨爱 æ¸…零

画: @鹨槿  @阁子  @靠爱发电的某瑞君  @咸鱼团子  @语沫 

排版: @孚沙 

辛苦太太们了!!

阁子:

本老咸鱼承包的本宣和立体外包装设计√终于出本了,赶紧攒钱吧各位小天使!!!杰园第一本同人志!!!!

跳跳糖跳跳:

“生了生了!”消毒液混着血腥味,助产士孚沙的呼声响遍整个手术室。

“男孩女孩?”坐在一旁的跳跳糖猛的站了起来,扑向产床。

“是杰园本!”

顿时围在旁边的众画手文手抱头痛哭,产房中一边欣慰的抽泣和压抑不住的笑声。

“好,特典就交给我们了!”江团和某瑞君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满是泪痕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

“九月中旬预售,大概十月就可以发货了吧!”阁子正忙着用手帕擦拭热泪。

“是的——这会是一个健康的孩子!”鹨槿展开为孩子特意绘制的封面,“来,穿上新衣,从今天起你就是杰园圈的好孩子了!”

杰园本睁开眼睛看看围着自己的爸爸妈妈们,嘤嘤的哭声停了下来,只见它稚嫩的身躯颤了颤,肚皮上缓缓浮现出了几个单词:Ain't Nothin' But…

不扯了。参与的第一本杰园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了这最后的阶段,想想还有些不舍得。辛苦参本的文手太太以及画手太太们,圈子不大,能够聚在一起齐心协力出一个本真的是缘分。但愿将来还有合作的机会,感谢你们包容我这个不成熟的策划。也感谢愿意入手我们这本本子的读者们,制作组向你们致以真诚的谢意!最后提醒一句特典是限定销售量前百分之二十,先到先得哦!

【注意】淘宝预售为全款预售,链接会在特典制作完成后放出。

参与人员:

文: @Retell  @宋荣子这个ID我占定了  @小鱼  @Apple  @咸鱼团子  @Phalloidin  @七奉一  @跳跳糖跳跳  @墨梅芜音言司歌雪  @吹爆奈布的雨爱 清零

画: @鹨槿  @阁子  @靠爱发电的某瑞君  @咸鱼团子

排版: @孚沙

辛苦太太们了!!

【杰佣】Stockholm syndrome(中上) r18

陳情彡: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原背景 私设巨多 囚禁play


•r18预警 强制预警


#第四次了,为什么要对我这种小渣渣下手
求求不要吞了
救救孩子_(:з」∠
你们的评论是我的动力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lof我爱你。
车走外链
评论见


https://shimo.im/docs/Mh0teMHvxRMgmnae 点击链接查看「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ã€ï¼Œæˆ–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子非烟:

价格出来了,重转一次……

感觉好像是一个非常厚的砖头本。

可以防身的那种。

杰佣新婚房:

是杰佣合志的印调一宣

请有意购买的小可爱们评论区留言
注意请一人只评论一条,方便我们统计。

全套的价格大致在100r上下,单论本子的话,价格是根据印刷数波动的。买的人越多就越便宜。买过砖头本的小可爱们心里会有个底价,也请不要太过为难参本的老师们。
“贵”,但这是老师们努力赶稿,为爱发电,不求回报做出的本子。所以如果价格与你们心目中的“物美价廉”不符,也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杰佣】恶化(六)

子非烟:

20k福利第一更。


*原著背景,有私设,黑深残。


*混乱邪恶,放飞自我。


*变态冷血残忍占有欲爆棚一点都不温柔的绅士杰克x隐忍压抑人格分裂最终性格扭曲反转成监管者的奈布。


*各种强/制,身体改造,受孕,生子,女装,斯德哥尔摩,有R18情节,最终结局he。


*作者脾气不好,如果你不喜欢直接点❌。


*缘更。


14.


冷,极致的冷。


混沌中,奈布想要睁开眼,却感觉到了源自精神上的沉重。


巨石一般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而更糟糕的是,他的腹部也传来了撕裂一般的疼痛,就像刀尖划过纸张的闷顿感,让他感觉到极其的压抑和痛苦。


而或许是为了逃避这种绝望的疼痛感,恍惚间,奈布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受控制的和灵魂剥离,于是,他的视野在这瞬间变为了俯瞰——


然后,他看见了,混乱的杂物,以及熟悉的、破旧的圣心医院。


已然废弃的医院二楼,灯光忽闪着,原本充满污渍、有着扭曲人影的手术台上,已经被铺上了崭新的白布。而在白布上,微微凹陷下去的位置,躺着一个人。


有着指爪的监管者化作人形,站在手术台旁,他的身材颇为瘦削,藏在面具后的脸看不到表情。


但奈布莫名感觉,他似乎在笑。


他的手上持着崭新的手术刀,刀尖在他手下的男性躯体上游移。不得不说,那真的是一具相当漂亮的躯体,只是腰侧和胸口处的几抹刀伤破坏了其的完美性。而监管者也似乎是很怜惜的抚摸着那些疤痕,然后,他半揭开面具,露出漂亮的下颌,对着那些手术留下的痕迹轻轻一吻。


奈布突然感觉到腰间某种潮湿的气息,湿润中带有几分痒意,而也正是这时,他突然意识到,床上那个赤裸的男人,就是自己——


在他认识到这点之后,他的意识在那一瞬间,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醒了?”监管者擦拭着自己的手术刀,在看到自己的猎物醒来之后,宛如大提琴一般的低沉声音带有几分迷人的笑意。


奈布没有回答,虽然他没有见过对方,但他也能猜到对方是那个怪物人形时候的样子。但这些并不重要,奈布现在只是想要坐起身来,但很快他发现,自己的四肢,似乎被某种金属制品给钳制住了。


“这是什么。”他问。


“防止你因为疼痛过度挣扎的小玩意儿。”杰克慢条斯理的说,“不过,值得高兴的是,昏迷过去的你还算听话。”


听此,奈布皱了皱眉,他看了看自己的腹部,那里有好几道陌生的伤痕,但看起来,都不像是新伤……倒像是,一些颇具年头的老旧痕迹。


“不用多看,那是刚留下的,不得不说,约瑟夫提供的时间道具相当好用。事实上,我很高兴你能在手术时如此隐忍温顺,可以说,如果不是看到你在颤抖,我甚至会以为,沉睡中的你就像是没有感觉——”


“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奈布打断了杰克的话,对于未知的惊疑让他失了冷静,他想要去拽住杰克问个清楚,但遗憾的是,被束缚住的他目前并没有那个能力。


铁制的枷锁将他钳制得很深,作为怪物的监管者甚至贴心的在枷锁里塞上了柔软的皮毛,这让奈布感觉,自己就像是眼前这个人的宠物——


他厌恶被人支配的感觉。


“你害怕了吗?其实,只是做了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实验而已。”


面对奈布愤怒的眼神,杰克并没有恼,甚至可以说,他的心情非常愉悦。


他拿出被子轻轻的盖在奈布的身上,然后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把椅子,直接坐在了手术台的旁边。


作为捕猎者,他喜欢看到自己猎物不安的样子。


“而且我想,现在的你,更应该清楚你自己的处境,我亲爱的。”说着,杰克用手指点了点奈布的唇,“你要知道,在这个地图的里世界里,我就是你的主宰。”


“主宰?”奈布嗤笑,“根据庄园的规则,即使是我输了这场游戏,我也不会死。”


正是因为这样,即使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被杰克做了什么手脚,他也有恃无恐。


“这样啊。”杰克没多说什么,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奈布,神色有几分莫名。


“知道这是哪里吗?”他问。


“里世界?”奈布还记得刚才杰克说的话。


“是的,里世界。”杰克并没有遮掩的意思。


“对于你们求生者来说,或许庄园的地图只是个普通的大逃杀基地,但对我们监管者来说,庄园里总是有很多隐藏的,不可思议的东西。”


“就像是这个里世界。”


说着,杰克在椅子的扶手上敲了敲手指。


“当然,因为一些原因,有的时候,这个地方,也会被监管者们称呼为安息地。”


听到这里,奈布感觉有点不妙,他借着灯光打量着周围,却并没有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与正常的圣心医院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毕竟,在他的眼里,这两个区域,都是被希望所遗弃的极恶之所。


“现在的你当然看不到区别。”杰克看出了奈布的想法。他站起身来,走向门口,看着医院外灰压压的一切。


“但是,只要你走出医院的安全区域,你会发现,外面全是黑色的游魂。”


“那是……”奈布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没错,如果你们求生者死亡的话,那么,你们就会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说着,杰克笑了笑,然后回头看向自己绑在床上的猎物,“所以,小家伙,稍稍乖巧一点。”


“充满不甘的他们,可是非常喜欢你这样的,能在死亡游戏里活下来的求生者呢。”杰克呢喃。


“毕竟,他们渴求着,和自己的同类安息。”


奈布听此心头一梗,但很快,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敛住的眼睛神色晦暗。


“你想杀了我,因为那天我逃跑的事?”他问。


“不,我怎么会杀了你呢?”


出乎奈布意料的是,杰克否认了他的说法,甚至在他的情绪上,也对真正的杀死求生者这件事情表现得兴致缺缺。


“如果不是由我的刀刃亲自划开求生者的颈动脉的话,那所谓的杀戮其实也挺没意思的。”他走回手术台边上,直视着奈布的蓝色眼睛,“所以,我并不打算那么做。”


“或许上次是发生了一些意外的事,但现在,我们的机会来了。”


奈布听此皱起了眉头。


“你想做什么?”


奈布说着,然后不动声色的晃动了一下手腕,只觉得自己被手铐铐得该死的紧。


“你知道,我为什么脱光你的衣服,甚至还用道具帮你处理伤口吗?奈布•萨贝达。”


杰克没在意他的小动作,只是低低的笑。


他自言自语的回答道。


“当然只能是,因为我想睡你啊,亲爱的。”


*杰克:不是我亲手杀的人,多没有意思啊。


接下来准备上车_(:з」∠)_

【恋与】【李/周/白/许×你】如果你是猫

秋风醉蓝桥。:

#瞎写的
#救救过气写手吧!
#我流ooc



一个合集




【李泽言】


当脏兮兮的小爪子勾住李泽言的西装裤时你瞬间就后悔了。


呜呜呜这个人看上去好凶我会不会被扔出去啊啊啊再见了门口的玩偶再见了给我喂吃的的老爷爷再见了我藏在垃圾桶后面的小鱼干再见了这个世界……


你闭上眼睛准备“受死”,结果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对谁都凶凶的人居然熟练的抓住你的后颈把你拎了起来——唔啊是谁勒住了我命运的后颈,这么想着你睁开了眼睛,对上了李泽言的眼睛。


这个人,眼睛好好看啊!


“哪里来的猫。”声音也好好听啊!


“这么傻。”……我收回前一句。


“罢了。”wowwowwow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喵嗷!


“养着也不错。”喵?


从此我过上了天天有小鱼干每天被洗的香香的躺在丝绸被子上的好日子(不是。


和这个凶凶的人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才发现李泽言——他的名字,他只是看起来很凶,其实人很好的,我犯了错耳朵塌卖个萌他就心软啦!喵~


他还会给我买好多好玩的玩具,每天晚上都会陪我玩,有的时候还会偷偷把我带到公司!为什么是偷偷呢,听他助理说因为他要在人前保持高冷的形象,有只这么可爱的小猫就不高冷了。


看在你夸我可爱的份上就不追究你摸我头的事情了!喵!


总之李泽言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他应该也很喜欢我就对啦!喵!









【周棋洛】


你还是只小猫的时候就被周棋洛捡回了家。结果这个人并不会养猫!有的时候你就在想到底谁是谁的主子啊!


周棋洛很忙,经常不在家,有一次他出门拍戏算错了日子,等他急急忙忙赶回来之后你已经饿的准备跳窗了。


“啊啊啊不要宝贝!”周棋洛见你虚弱的站在床边赶紧扑过来抱住你,“对不起对不起宝贝我算错日子了不要跳窗呜呜呜我最爱你了!”


罢了,看在你叫我宝贝的份上我姑且再在你家待一段时间吧喵。


所以你可以放开我给我准备吃的了吗,我真的好饿喵!


后来周棋洛如果长时间出门拍戏拍MV的话都会带上你,你成了万千少女想要魂穿的猫。


呵,也不看看是谁的喵。


周棋洛这人有的时候还挺恶劣的,看着网上他的小粉丝们哭天喊地的羡慕你,还抱着你给你读她们的留言。


哼,你们就羡慕吧,反正周棋洛只有我这一个小宝贝喵!









【白起】


刚出完危险任务浑身是(别人的)血的白起在小巷子休息的时候遇到了刚和别的喵打完架浑身是(别的猫的)血的你。


“呦,你也负伤了?”白起看了看蹲在他身边的你,伸出没有血渍的手揉了揉你的头。


“喵!”你不也一样?


“我这可不是我的血。”白起好像听懂了你的叫声,笑着向你解释。


“喵。”我这也不是。说完你趴了下来,背对着白起闭上眼睛休息了。


再睁开眼你已经在宠物医院了,湿乎乎的毛粘在身上很不舒服。你一抬头就看见白起站在窗外,已经换了一身便装,手插在裤兜里看着你。


好不容易熬到几个穿的白白的人给你吹完毛,你又被白起抱了起来。你挣扎着想下去,却抵不过白起健壮的小臂。


“乖,我们回家。”白起呼噜了一下你的小脑袋,声音里带着愉悦。


回家……这是我有家了的意思吗?你抬头看白起,白起也正好低头看你,你突然有些害羞,低头用小爪子遮住了自己。


那就一起回家吧喵~









【许墨】


许墨是你的主人,你什么时候到他家的你也不太记得了,好像从有记忆起你就住下了。


你认识的许墨和别人口中的许墨不一样,你认识的许墨是会在半夜时抱着你沉默,在天亮时温柔的摸着你问你愿不愿意陪他出去走走,在下雨天淋着雨走回家,在夏天穿着T恤短裤在空调房里瘫着。


“小可爱过来吃饭了。”


“喵~”来啦来啦,墨墨我来啦喵!


“下午陪我一起去孤儿院好吗?”许墨笑得温柔,你无法拒绝,只好蹭了蹭他的手心,表示你同意了。


小孩子们都很喜欢你,但过于热情的他们总是克制不住手上的动作,你觉得你漂亮的毛要被撸秃了,但又不好对小孩子动爪,只好无助的朝着许墨叫唤。


“好了好了。”许墨宛如天使降临一般把你从魔爪下拯救了出来,“我的宝贝要被你们摸秃了。”


“喵……”你配合的叫了一声,配上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上去惨兮兮的。许墨把你抱在怀里安抚的拍拍你的背,你则是得意的朝刚刚说要嫁给许墨的小女孩儿喵了一声,有点炫耀的意思。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反正就是不爽要嫁给许墨的人。


许墨好像注意到了你的小动作,思考了一下把你抱了起来啵叽一口亲在了你的额头上。


喵嗷——!


————end————

【恋与F4x你】┊有一个身高差很小的女朋友的是什么体验

Grateful:





确定关系后


惯例噢噢吸预警


本人中等身高


 
很高的妹子我超羡慕 很矮的妹子我也特羡慕


各有各的甜啊













李泽言ver.







  最近很忙。



  本来没想着要找到办公室里两周前自己从国外带的一个手冲壶,今早魏谦来做报告的时候问我似乎很久没有喝咖啡了。



  她来做汇报的时候貌似也注意到了这点。



  说着就踮起脚四处往我办公室里悄悄张望。



  我不动声色地循着她的视线,看见了被安置在酒架高处角落的手冲壶。



  汇报过后,她从容不迫地走过去抬手轻而易举地拿了下来。



  本来以为她是要亲手给我泡咖啡,拒绝的话已经到嘴边了。



  “呐,李泽言,把这个带去souvenir吧?”



  一脸兴致勃勃。




“白痴。想喝就直说。”



  她笑得很开心。







白起ver.







  昨晚带她去看星星了。



  飞过很多次的缘故,她也没有先前那么紧张了。



  怎么抱她搂她都可以那种。



  她似乎也不清楚我究竟带她飞到哪里来了,只是仰头看星星,时不时扯着我的衣袖指给我看每一颗星星不同的地方。



  很可爱。



  落地之后她似乎有些站不稳,还踩着高跟鞋,颤颤巍巍的。



  即使这样她趴的也是我的脖颈。



  虽然说很想把她叠起来安安分分地裹在怀里,可等到她呼吸间的吐息一洒上我的耳边我就立马没辙。



  ……幸好是晚上,否则又要被她调笑脸红了。



  “白起,你脸红什么?”



  “……你看错了。”







周棋洛ver.







  我见过,她在片场自由穿梭雷厉风行的样子帅呆了。



  可我还是比较喜欢她在家里穿上连帽衫睡衣和我同吃一包薯片打游戏。



  突然有一天她在游戏通关后猛地站起,说要跟我比身高。



  私以为男生怎么能比女朋友矮呢。



  我笑眼看她。



  哪想到她一上手就把我拽到眼前,同样笑眯眯地将嘴里衔着的薯片塞进我嘴里。



  “阿薯要乖喔。”



  似乎是被我囫囵的声音惹笑了,她舔了舔我的嘴角。



  我盯着她,收紧了箍在她腰间的手。



  紧接着咱俩的额头磕到了一起,撞得鼻子都酸了。



  疼啊疼呜呜呜呜QAQ。







许墨ver.







  我和她并肩走在路上。



  风送来陶坛的花香,或许是她发间的味道也不一定。



  她似乎有些漫不经心,牵着我的那只手攥得很松。



  她手心很暖,我却有些不满。



  我们即将路过一个较矮的台阶。



  她脚步突然顿了顿,撒开我的手先我一步踏上一层台阶。



  我望着她的眼睛,内心里似乎在等待如何有下一个动作。



  她笑得眼都弯了,对我说:



“你看,这样正好。”



  她正平视着我,似乎在炫耀和许墨同样身高是一件很令她开心的事。



  我倏忽稍稍倾身向前,将吻落在她的唇瓣上。



  满意地看她羞红脸的模样,继而朝她眼底渗出笑意。



  “嗯,正好。”






一米七几八几的夫人看过来_§:з)))」∠)_
请赐予我你们的身高吧!!!

梦见:

P1Ares×Queen P2许墨×悠然 P3BS同僚组 

没想到我会摸恋与的鱼 æœ€è¿‘不小心踩深了 æ­£åœ¨è¿…速拔腿中 

BTW许夫人永不服输!